第8章 和左澈寒暄(1 / 2)

爷爷宋牧野呵斥了一顿宋放,“小孩子,不懂事,敢和你高江哥哥开玩笑。”

“爷爷,没事,没事。”高江边拍着屁股上的土,边谄媚地说道,“爷爷您也说了,他还是小孩子,也开玩笑的,没事,没事。这个孩子古灵精怪的,还挺有趣。”高江还抚摸了宋放的头一下。

宋放又抬头看了姐姐一眼,姐姐虽然看不见,但是唇角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。

正如高江的唇角,也有一丝恶毒的微笑,他心想着:等我该得到的得到了,你这个兔崽子,就等着吧。

宋蓁就这么被高江带走了。

家里除了高江,没有外人,看起来,宋放又在疑神疑鬼。

高江和宋蓁走了以后,宋放的家庭英语教师邹晓歌来了,宋放去了自己的房间学习。

这时候,有人从客厅的书房里走了出来,对着宋牧野说到,“老爷子,心民和清平还没有找到,这两口子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信息化这么发达的年代,去如同遁地了一般,也奇了怪了。”

宋牧野的眼神黯了黯,“哎”了一声,“再奇怪,也得找。”

对方“是”了一声,又说,“老太太还是那样?”

“是,自从心民和清平失踪,她一直神智迷糊,心智不清的,都八九年了。”宋牧野又看了外面一眼,很哀伤的神色。

他快七十岁了。

对方看到宋牧野这般神情,心情也非常沉重,“那我也先走了。”

“好,最好别让别人看见你。”宋牧野又说,“尤其宋放那个臭小子,人非常精明。”

“好。”说完,他便快速走出了宋家,从两棵树中间,开走了自己的本田车。

宋牧野去了卧室,看到萧淑芳正在睡觉,他一副非常迟暮的神情,对着萧淑芳说到,“淑芳,又让你失望了,我们的儿子和儿媳妇,还没找到。”

淑芳还在睡觉,她什么都不知道,即使醒了,也是迷迷糊糊。

宋放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读书呢,头不时地往外面探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