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咱俩私聊(1 / 2)

打完电话,俩人一交流,宋蓁也有一问,那就是:左澈去不去?

不过这个问题,刚才高江打电话的时候,已经替她问了,所以,她不需要再问什么,照例很好说话地回答:“好啊,高江哥哥的事,就是我的事儿。”

宋蓁的长相多清纯,又清纯又无辜,没一点儿坏心眼的那种,对高江又体贴。

可她心里想的是:背着我搞女人,我搞不死你。既然你这么怕左澈,那我就和左澈发展一下关系好了,也不知道这个左澈有女朋友了没有?就算将来告到爷爷面前,她有高江出轨的证据,有他找人打自己闷棍的证据。

至于为什么打自己闷棍嘛,可能就是爷爷的那份祖传治眼睛的秘方了。

她一直没和高江撕破脸,就是想看看他后面还有什么幺蛾子,也想看看这个关萍萍是怎么死的。

他们在明处,她在暗处,这多好玩?

宋蓁的心态,已经从刚开始的凄凉和气愤,发展成看好戏了。

反正高江这个人不值得,她又何必那么死乞白咧?

高江把宋蓁送到了医院的更衣室,宋蓁换上了医生的白大褂,她便让高江回去了,她说一会儿让爷爷的司机来接她回去。

护士搀扶着宋蓁去了会议室,坐在了旁听的位置上,她就听到会议室里窃窃私语的动静,她还没来得及把纱布剪短,自然是看不见的,很纳闷,在想以前开会不这样啊,这次怎么了?

跟一群久不见天日的母狗见到公狗一样?

主任医师发话了:“这次很荣幸,请到了左澈左医生,我们一起来研究一下神经系统引起的眼部病变问题。左医生平时很少在国内,这次机会难得,大家积极发言。”

宋蓁就心想:以前没怎么听说过左澈这个人,现在怎么到处都是他?

她又喜滋滋地想:难道命中注定,她和这位天之骄子不可言说的缘分?

左澈开始发言了,虽然看不见他的样子,但是听这声音,抑扬顿挫,又言简意赅的,惜字如金,可惜啊,她看不到他到底长什么样,太心焦了。

主任医生还说了句,“我们的小宋医生,就是因为神经系统引起的暂时性眼部失明,宋医生,你最有发言权,说说看。”

即使看不见,宋蓁也能感觉到,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