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证据(1 / 2)

宋蓁惬意悠闲的坐在高脚椅上,慢悠悠的抿酒,姿态懒散,好似浑然没注意到周围的喧嚣。

她脚边的地面,则狼狈的坐了个人,胸前的礼服尽数被红酒染湿,用双手捂着,一双眸子泫然若泣的看着宋蓁,红唇微咬,显得委屈至极。

不消片刻,就围了一圈人。

左澈听见动静赶过来时,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。

坐在地上的江凌菲一看到左澈,蓄在眼眶中的泪水哗的落下,指着宋蓁,“是她故意绊我的。”

左澈薄唇紧抿,视线落在宋蓁身上,深邃幽黑的眉眼,眼底一片厚重的墨色,看不出是信了,还是没信。

感受到注视,宋蓁缓缓回头,对上左澈的眼睛。

平静的就像一汪死水,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看了片刻,宋蓁扯了扯唇,看向开口污蔑她的江凌菲,“证据。”

见左澈没扶她,江凌菲眼泪掉的愈发厉害,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,“刚刚大家都看到了。”

江凌菲话落,就有一个女的站了出来,“是啊,我亲眼看到,凌菲在经过你身旁时,你故意伸脚绊了她一下。”

宋蓁唇瓣弧度加深,笑的很是嘲讽,漫不经心抬眼看向说话的女人,“凌菲,叫的这么熟,那我岂不是也可以说,你俩窜通起来陷害我。”

说话的女人被噎了一下,心虚的看向江凌菲,接收到她的眼神后,鼓起腮帮子反驳,“我们没有,你别胡说。”

江凌菲瞪了她一眼,继续朝左澈哭,不是任性讨人厌的哭,而是刻意隐忍,恰到好处的哭,这样更容易引起围观者怜悯。

“左先生,真的是她绊我的,我跟她无冤无仇,也不认识,没必要冤枉她。”

这话一出,大家看宋蓁的眼神立时不对劲了。

江凌菲是市长千金,身份尊贵,加上有谦和懂事的美名在外,若不是宋蓁真的绊了,着实没理由为难她。

“就是,你也不想想,我们凌菲是什么身份,至于冤枉你?”见风头偏向江凌菲这边,先前开口说话的女人赶忙巴结。

这话一路,立马有人跟风。

“我和江小姐打过交道的,她是非一贯分明,不是那种人。”

“就是就是,我也可以保证。”

偌大的会场,没一个人站在宋蓁这边。

宋蓁慢动作站起来看向一直没表态的左澈,也不说话,就那么定定看着他。

左澈回视,墨眸深处波涛汹涌,面上却没展露出半分,半晌才开口,“宋小姐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就被宋蓁脆声打断。

“人是我绊的,酒也是我泼的。”宋蓁眼帘微垂,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哭的楚楚可怜的江凌菲。

数秒钟后,长臂从吧台扫过,掌心已然多了一杯酒。

杯沿倾斜,一整杯红酒直直从江凌菲头顶浇下去。

又是一声尖叫。

宋蓁嫌弃的捂了捂耳朵,抬脚朝门口的方向走去,背脊挺得笔直,声音也随之传来,“宋蓁,想要赔偿,到市立第一医院找我。”

音调有些冷,又莫名带了些嚣张。

左澈眉峰头疼的蹙起,去拉宋蓁的手臂,却扑了个空。

一旁迟迟不见左澈扶她的江凌菲,在先前为她开口说话的女人搀扶下站了起来,然后又给她递了记眼色。

“左先生,凌菲这模样是没法参加晚宴了,您看……”话没说全,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显。

江凌菲是在左澈举办的晚宴上出事,他这个东道主理应负责。

左澈抬起的脚又落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