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你该受的(2 / 2)

宋蓁找到医药箱,搁在前排座位上,她自己则半蹲下,在医药箱里翻腾。

左澈的医药箱说简单吧,东西又很齐全。

各种规格的镊子,手术刀应有尽有,余下的除了消毒药水,清一色止血药和跌打的药膏。

不懂就问,是宋蓁一贯的风格,“你准备这么多跌打药干嘛?”

左澈视线从医药箱上扫过,表情倦怠,只道,“有备无患。”

宋蓁也没想太多,拿棉签蘸了消毒药水给左澈消毒,间或大眼睛还瞄他一眼,“疼你就说,我不会笑话你的。”

左澈勾唇,笑的不可置否。

没合适的药,宋蓁就拿跌打的药膏凑合。

这药膏和宋蓁平时见的跌打药膏不太一样,香味浓的诡异,只挤了一点,满车都是这个味儿。

消毒药酒,跟平时科室里用的也不一样。

不过宋蓁没多想,认认真真把药用手指抹开,均匀的涂在左澈伤口上。

抹完了,宋蓁赶紧把盖子拧上,又把车窗降下来通风。

左澈看到宋蓁抠了一大坨涂在那两排压印上,薄唇轻扯,摇了摇头。

等味道散了大半,宋蓁回头,发现左澈衬衫还敞着,推了他一下,“都抹完了,你还不扣上扣子。”

真是的,不扣上,她控制不住的,一直想往那儿看。

左澈听话的把扣子扣上。

宋蓁发现了,她这个男朋友何止被动,简直被动到了极致。

她说一句,他照做。

她不说,他就是根木头。

得,她就辛苦点,一点一点教他好了。

自己亲手调教的男朋友,总比用别的人调教过的有成就感不是。

宋蓁车子也在停车场,但她不想开。

左澈没辙,只能由着她。

这一番折腾,刚好到了下午上班的点儿,宋蓁是不敢翘班回四合院的,就让左澈送到医院,老老实实上班。

临走前,左澈问宋蓁要了她的车钥匙。

医院后门,宋蓁隔着车窗和驾驶座的左澈说话,“回去记得按时涂药,我会监督你的。”

左澈视线掠过还没放回原位的医药箱,点头答应下来,“好。”

“你走吧。”有员工陆陆续续来,宋蓁挥挥手。

左澈合上车窗后,眉眼间浅淡的温柔尽数散去,从裤袋里拿出手机,上面全是未接电话,备注清一色展驰。

从进餐厅开始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把手机音量恢复,展驰又打了过来。

展驰声音火急火燎的,“你怎么才接电话,宋蓁她……”

说到一半,意识到什么,改了口,“两人撞到了?”

他今天有个饭局,就在那家餐厅,出来透气时,看到左澈,本想上前打个招呼,看到随后而来的苏曼青,就止住了脚步。

他在的包厢视角很好,发现宋蓁的第一时间,就打电话给左澈。

谁知,他愣是没接。

左澈从储物室里拿了盒烟,抽出来一支,也没点燃,就那么夹在指间,把玩了会儿又放回去,声音冷淡,“见一面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